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页
第20节
    虞阙:“冷静!冷静!你看……”

    她顿了顿,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他都想要同归于尽了,还怕身上少几颗灵石,衣服少几颗扣子吗?

    她当即改口:“你看……这是什么!”她举起了怀里的兔子。

    谢千秋和晏行舟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一个一脸疑惑,一个满脸兴味。

    谢千秋突然想起来,方才,虞阙就是为了这只兔子不断拉扯着他的衣裳。

    他迟疑道:“这是……”

    虞阙摸了摸兔子耳朵,一脸高深莫测:“吞金兽。”

    她的眼睛瞄上了谢千秋那一身华丽喜服上大颗灵石做的扣子,一时间觉得那女鬼的审美是真不错。

    “谢兄,我再给你两个选择,你是要衣服,还是要贞操!”

    谢千秋:“……”他就不能两个都要?

    痔疮还是成亲?

    社死还是卖身?

    衣服还是贞操?

    谢千秋当场选择题ptsd!

    ……

    但最后他还是选了。

    谢千秋仅着一身里衣,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只兔子趴在自己衣服上啃,三瓣唇所到之处连刺绣的金线都没放过。

    兔子在那里啃着,兔子主人的视线还一下一下往他身上瞄。

    他里衣上还有一颗宝石。

    但这宝石很不一样,大概是为了照顾那女鬼的情趣,这整个里衣只由那颗宝石固定,只要将那宝石轻轻拽落,这一身里衣和一块破布也没什么区别。

    谢千秋觉得,人不能,至少不应该连件衣服也不给其他人留。

    但他显然高估了虞阙的节操。

    她犹豫了又犹豫,终于开口:“谢兄,你看你那颗宝石……”

    谢千秋睁开眼睛:“虞姑娘,要不然我还是去同归于尽。”

    虞阙立刻转开眼:“不了不了!”

    虞阙眼看着这个羊身上已经没有羊毛了,视线转而落在了晏行舟身上。

    晏行舟一身干净的白衣,别说灵石了,身上连根金线都没有。

    晏行舟看到她的视线,抱歉地笑了笑,真诚道:“在下出自小门小派,本就比不上谢兄富裕,还能在法衣上镶嵌灵石,而且在下的储物戒方才也已经被拿走了,倒是没有灵石给姑娘的爱宠吃,不过他们似乎以为在下只是个医修,并没有如谢兄一样封住我的经脉,稍后姑娘出手时,在下倒也可以跟着放手一搏。”

    虞阙遗憾。

    但她一想到自己初见晏行舟时这人在一群鬼物之中杀个几进几出的画面,又不觉得遗憾了。

    不过该薅的羊毛还是要薅的。

    她的视线毒辣的又扫视了两遍,眼尖的定在了他的头冠上。

    那头冠想必是由上好的灵玉制成的,散发着浓重的灵气。

    虞阙提醒:“晏兄,你看你的头冠……”

    晏行舟一顿。

    谢千秋顿时毫不犹豫地笑出了声:“非常时刻,想必晏兄也是肯割爱的吧?”

    晏行舟缓缓微笑:“那是自然。”

    他抬手摘下了头冠。

    一把柔顺的黑发顺势散落,懒懒散散地垂在那人脸侧,如瀑布一般。

    虞阙向来觉得古装男人哪怕长得再怎么俊美,披头散发的时候都是不会好看的。

    但眼前这人强势打破了她的偏见。

    她捂住胸口,对系统道:“啊!我这该死的xp!”

    系统:“……你穿件衣服吧。”

    此时晏行舟已经递来了发冠。

    面对如此美色,虞阙几乎有些不忍心接。

    系统:“但我看你接的还挺顺手。”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页

首页 >我以为我拿的救赎剧本简介 >我以为我拿的救赎剧本目录 > 第20节